河南4名耍猴艺人卖艺被 警方回应质疑

昨日下午,猴戏艺人的代理律师宋杨告诉记者,今年7月9日,鲍凤山等4人到市街头表演猴戏,随后被该市森林带走。4人被拘,6猴被扣,案由是“涉嫌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其间,警方了他们身上仅有的6200元现金。

4名新野猴戏艺人卖艺被,引发全国关注犯了什么罪?存在报复性执法吗?针对焦点问题,有关方面回应本报

有驯养繁育证,没办运输证,带着猴子去外地表演就是犯罪“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罪”?连日来,由4名河南省新野县的猴戏艺人被带来的这一问题,引发全国关注,坊间争议很大。

昨日,针对是否报复性执法,该行政处罚还是刑事处罚等涉案焦点,省相关办案人员答大河报记者问。历经此次刑罚打击,“新野猴戏”这一国家级非遗项目,处境更令人担忧。

昨日下午,猴戏艺人的代理律师宋杨告诉记者,今年7月9日,鲍凤山等4人到市街头表演猴戏,随后被该市森林带走。4人被拘,6猴被扣,案由是“涉嫌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其间,警方了他们身上仅有的6200元现金。

宋律师说,8月9日,4人被刑拘30天后,警方才向省东京城林区检察院提请。8月13日,检方认为罪情较轻,不予。随即,4人被警方主动取保候审。

不过,东京城林区基层法院发出的刑事显示,9月4日,经该院审查,决定4人,并进行。同日,东京城林区检察院就此案提起公诉。9月23日,东京城林区基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4人犯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罪,但均免于刑罚。

对此判例,社会反响强烈。包括国内诸多知名法律专家在内的不少人士认为,有驯养繁育证而无运输证,4人的行为充其量只构成行政违规,上升到刑罚,很不妥切。

据鲍凤山说,事发之前,他们表演时,当地森林就曾前来处置,要求他们离开,但为了生计,他们并没有离开。在警方第二次前来处置时,他们与警方发生争执。按照鲍凤山的说法,将他们及猕猴带走,“是觉得他们不听话,要好好教训教训”。

对此是否属于报复性、选择性执法的质疑,昨日,市森林刑侦科科长陶磊受访时,予以否认。他说,他们当时是根据群众的投诉,履行正常调查。

在检方不予的决定下发后,市森林于8月14日,在没有家属申请的情况下,主动给4人办了取保候审手续。同时,警方表示,此前的现金中的6000元,需用来支付取保金。宋杨说,考虑到经济拮据,当时他们向警方申请了用人的方式,但被。

就此问题,陶磊解释说,“取保候审并非只有家属申请,警方根据案件情况,也可以办理”,包括取保金,警方有权进行处置。

鲍凤山说,法院宣判后,他们去要回猕猴时,发现一只已死亡。动物园方面和警方都说,这是自然死亡。

“这6只猴子到表演时,都很不错,一般正常养着,咋都不会死!”鲍凤山说,他们就此向动物园和警方讨要损失,但无人愿担责。

鲍凤山说,这种会表演的猕猴,训练很麻烦,每只至少值1万元,他们把它当家人一样看待。

就此,陶磊说,作为涉案物品,这些猴原本是要全部的,退给他们已经“属于人性化执法”。

Author: boba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