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资讯《新神雕侠侣》象山影视城开机 过儿小龙女仍是秘密 »

7月10日,由盛夏星空、湖南芒果娱乐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大型武侠巨制《新神雕侠侣》在象山影视城举办了开机仪式,导演林峰携众主创悉数到场。这场事前未做张扬的开机仪式之后,该剧正式进入拍摄阶段。尽管当天剧组

7月10日,由盛夏星空、湖南芒果娱乐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大型武侠巨制《新神雕侠侣》在象山影视城举办了开机仪式,导演林峰携众主创悉数到场。这场事前未做张扬的开机仪式之后,该剧正式进入拍摄阶段。尽管当天剧组依旧对剧中各角色所对应的演员保密,但从现场情况来看,几位年轻的主创人员不论是颜值还是气质,都很抢眼,而这也让该剧更多了一份让大家期待的理由。

“问情为何物,直教人相许”、“奋长戟,用一夫”作为武侠经典,写尽缠绵悱恻的儿女情和保家卫国的英雄气的《神雕侠侣》,受到了几代读者的喜爱。在2018年此版拍摄之前,金庸先生的这部作品已经被多次改编为影视剧,长盛不衰,而几乎每一部影视作品中的“杨过”“小龙女”都在那一代观众心中留下了意味深长的影响,可见这部原著的持续魅力以及它的深厚基础。

《新神雕侠侣》从筹备到拍摄,都十分低调。此前,尽管网上关切者众,很多人对新一代的“小龙女”和“杨过”纷纷好奇猜测人选,但片方一直未对外做出正面回应,只是埋首做紧锣密鼓的准备。昨天的开机现场,导演林峰、制片人谭君平等幕后主创的亮相份外惹人瞩目。林峰导演的电视剧作品有《倾世皇妃》《秀丽江山之长歌行》《三国》等,电影代表作有与杜琪峰合作的《大智慧大块头》,与徐克合作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等,这位出身动作导演的人曾凭后者获是电影金像以及金马最佳动作设计的提名。不论从履历还是从实战经验来看,林峰导演都格外擅长古装和武打片,堪称《新神雕侠侣》最佳导演人选。据片方表示,《新神雕侠侣》以尊重原著小说为前提,不管是在演员配置还是从视觉效果上,都将注入新的影视语言与活力,打造新时代的新经典。

与一般新剧不同的是,《新神雕侠侣》虽精心筹备了近半年,可开机却还没有对外宣布“杨过”“小龙女”的正式人选。昨天的开机仪式上,制片方也没有明确谁将饰演男女一号,不过,一眼望过去几乎全是新鲜年轻的面孔,颜值气质俱佳。剧方表示,杨过、小龙女、李莫愁、郭襄、郭芙等重要角色都将启用新人,但是这个挑选标准并非颜值是首要的,他们作为新人担纲重头大戏,必须还要有能够演出经典作品的实力即所有主要演员必须要有足够的演技,且在气质形态上能与角色自然贴近。为此,剧方秘密寻访并试镜了近百位演员,如今《新神雕侠侣》开机还未官宣主演,似乎其中颇有,静待佳音。

此外,为了更细腻地展现片中的几处经典场景,剧组提前数月到象山着手打造5000平方米“活墓”内景。从小龙女的寒玉床、绳索、秋千,到“崖壁”上的蜂巢、钟乳石等皆被高度还原。而所有主创人员也提前一个多月同步进组密训,每日武术、骑马等基本功,为拍摄做准备。据悉,在象山拍完内景后,剧组还将转场至贵州、成都等地进行外景拍摄。全片将于年底杀青,预计在明年和观众见面。

影视资讯电影《大明女子》今日象山影视城开机! »

电影《大明女子》今日上午7:28在象山影视城水帘洞开机。导演刁璐璐和演员:于梦涵、甜、朱振豪、贺建朝、莎莎等剧组工作人员出席开机仪式!祝电影《大明女子》开机打击,票房大卖!

电影《大明女子》今日上午7:28在象山影视城水帘洞开机。导演刁璐璐和演员:于梦涵、甜、朱振豪、贺建朝、莎莎等剧组工作人员出席开机仪式!祝电影《大明女子》开机打击,票房大卖!

小镇青年还能支撑大电影吗? »

本周,猫眼研究院、电影频道、“灯塔”等多家机构推出了各类2018中国电影市场数据。这些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电影虽然票房突破600亿成绩喜人,但是中国电影市场却明显降温,较2017年票房同比增长9.1%。近三年首次增速低于10%。不过,河南省票房以20%的增长率,异军突起,成为票房增速最快的省份。

此外,以往被电影人寄予厚望的三四线城市票房令人失望。其中,被称为“小镇青年”的观影群体,曾经被看作是票房推动力,但现在这个推动力也在衰弱。

“小镇青年”一般指来自于三四线以下城市,甚至县级城市里小镇中的年轻观影者们。青年报特意向河南省的“小镇青年”征集了观影手记,静下心来聆听他们的声音,中国电影或许能够懂得很多。

2018年的中国电影,“内容为王”“口碑至上”等观念逐渐成为共识。与此同时,宣发乱象、票补结束等年度电影大事件,则让影视行业了发展的拐点与寒冬。在种种曲折与风波之中,中国电影挥别了粗放式发展的传统时代,开始迈向质量稳步提升、工业品质凸显、产业不断升级、机制保障完善的中国电影新时代。

2018年年底,大学艺术学院举办了中国电影年度论坛2018-2019暨“中国影视蓝皮书2019”启动仪式。影视学者尹鸿、张卫等学者总结并分析当下中国电影的创作格局与产业现象,进而前瞻新时代中国电影的未来发展。

大学新闻与学院教授尹鸿用“产业的小寒,创业的暖冬”这句线年的电影产业。

在尹鸿看来,整个产业的变化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市场相对疲软。“即便达到600亿,这也是我们去年预期最低增长,但是到今年已经变成最高目标了。”此外,“市场疲软不仅仅体现在票房的规模上,而且体现在下半年整体电影的热度下降。”第二个是企业的波动,“这个非常明显,过去每年我们都在新增影视企业,只有今年是要求撤销的企业远远超出增加的企业。”

第三个方面就是整个产业动荡:资本的流出,行业的摇摆明显。第四个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面——今年大家在产业上的不确定性非常明显,就是大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会哪里。

“现实题材”是2018年电影绕不过去的一个话题。在论坛现场,几乎所有嘉宾都谈到了这个趋势。

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副所长赵卫防表示,2018年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特征是写实品格的回归,尤其是在商业里面。“大部分口碑比较好的影片都是现实题材或者是具有写实的。像《探案2》《无双》《无名之辈》《找到你》。还有一些相对来说商业效果特别好,但不是的,比如《超时空同居》《后来的我们》等等,一方面跟观众真正达到心理沟通,它可以接地气,能够营造出当下观众所需要的一个状态;再一个方面这些主流在类型营造方面,虽然也致力于营造这些动作、喜剧的商业类型,但是更多的是让人文性这样的情感因素占主导,纯粹商业类型元素让位于这些人文性的元素。反倒是有一些事先被看好的影片,比如说《影》《》《阿修罗》包括《四大天王》,这些片子都没有达到票房预期,所以说当下观众在心理上更期待写实品格回归的影片。”

在电影从业者看来,中国电影业在2018年经历了三个崩塌。首先是明星崩塌。在导演宁敬武看来,时至今日,明星的商业价值在衰减。今年许多高票房的电影和明星商业价值间没有直接的等量关系。“电影明星的影响力在一个电影中的商业价值到底有多大,我们需要重新反思,更多注意到明星以外的主创的价值,这是电影越来越成熟的标志。”

第二个崩塌是IP的崩塌,比如《爱情公寓》已经变成负资产,“前两年我们过于夸大了IP的商业价值。”宁敬武表示。对此,也有学者展开了不同方向的。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部戏剧影视学院教授戴清说:“从数据来看,网剧对IP的依赖非常大,大IP还是有它的市场价值和票房号召力,比如说《将夜》。”

第三个崩塌是喜剧的崩塌,一个例子就是开心麻花的喜剧电影票房不佳。宁敬武分析,喜剧不再作为中国产业半壁江山以上的一个票房的存在了。

对此,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旭光回应了不同意见:“我觉得在这个喜剧的时代,喜剧文化永远都是时代需要的。我们可以说是喜剧文化的一种多元化,喜剧也跟其他类型结合。” 文/本报记者 张知依

一到春节,平顶山的电影院堪比春运现场。在刚开始网上售票没有普及之前,为了在春节跟朋友看一场贺岁档影片,需要早上排队去买票选座。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与朋友上午去排队买票,队列已经从售票处排到了电梯入口。在有了网络购票之后,队列转向了检票口,我丝毫没有夸张,就在去年贺岁档,我与朋友一同看了《探案2》,进场队列从检票口排到了厕所门口。

在我的印象中,大家基本是从KTV的娱乐转向了电影。而后,平顶山的电影院不断地建立起来,人气都很旺,KTV逐渐衰落,多家关门。春节期间的电影院基本都是场场爆满,热闹的氛围时刻提醒着你这是贺岁档,这是在过节,当然观影体验可想而知。不过,我们似乎不在意太多电影的质量,我们直观的感受就是好看不好看,电影院和KTV的性质差不多,我们只是换了一种娱乐的方式。我们愿意花钱看电影,我们提供了票房,电影给观众提供了娱乐。

让我难忘的是,在多年前的暑期档,影院的生意依然红火,我拉着朋友去看“聂隐娘”。我之前看侯孝贤导演的电影都是在电脑上,因此对于第一次在影院看侯导的影片很是期待。到了电影院,让我诧异的是,影片居然很受欢迎,我们只能选在第三排非最佳观影区的。我所以为的侯导无人问津的艺术片,竟然在平顶山的市场如此之好。不过,当我真正坐下来开始观看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真的太天真了。影片播放了大概二十分钟之后,就开始有声聊天,之后是大声打着哈欠,之后是影厅所有人都在说话,声音一时间盖过了电影的声音。再之后,一个男声说了一句我无法原谅的话语,他道:这到底是什么片!这还不如郭敬明拍得好呢!他说完这句话,影厅更热闹了,大家都因为这句话在哈哈大笑,还有不少人在应和。我坐在第三排的,盯着属于侯导的银幕,看着他“凤山和芒果树上的观望”的电影语言,我看着大朵的牡丹,我看着山间的薄雾,我看着风吹着轻纱,我看着聂隐娘“一个人,没有同类”……

我没有与我后方的观众,我没有他们不要说话。我心里明白,对于买票的观众而言,他们甚至不知道侯孝贤的名字,他们为了或者张震而来,抑或只是为了看一场电影,不管是什么电影,他们以为影片都是提供娱乐的。也许,郭敬明在某种层面是比侯孝贤强。我们提供给郭敬明票房,郭敬明提供给我们娱乐。

一个人,没有同类。是在诉说着孤独,我更期望我家乡的观众可以通过影片思考这一主题。我更期望观众对于电影的内容有更多的包容,我更期望不仅仅是为了看电影而看电影,我期望着我们提供票房,电影提供娱乐和思考。

本人作为一个上班族,平时和其他公司白领没什么区别,下了班除了耍手机、聚餐、KTV唱歌以外,还有一个地方是我经常去的,那就是电影院。我感觉电影院就是一个可以把心放下的地方,或者说是一个可以直问内心的地方,通过电影剧情的一步步演绎,把自己带入到故事情节中,把自己当成电影的主角,如果是我遇到这样的情形,我该怎么办?所以我一个月至少去一两次,现在一年支出个几百块钱,还是可以接受的。

平时,我去电影院看得最多的电影,其一是社会现实题材的,比如《我不是药神》《找到你》此类反映社会现实问题的电影。因为我们都是这个社会中的一员,故事情节的展开也许有我们身边熟悉的人或事,也许有我们本人以前经历过的。《我不是药神》这电影的名字起得好,能救我们的终归还是我们人类,不是神。片中说的“穷病”,究竟是一种什么病?现实就是我们现在很多人都有的一种病。

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突破600亿 你贡献了多少? »

熟悉或不熟悉电影领域的朋友,这两天应该都被2018年国内电影市场交上的票房成绩单刷了屏。

据国家电影局跨年夜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609.76亿元,如愿冲破600亿的“小目标”;其中国产影片票房378.97亿元,占比超过六成;全国新增银幕9303块,总数达60079块,已居世界首位;而这一年,仅在城市院线亿人次。

自然,“家国情怀燃了,现实主义火了,新锐导演热了”的中国电影让网友们频频道喜,毕竟大家一年来没少追药神程勇、跟李天然飞檐走壁、所到之处皆成江湖。

但如看了日场电影走出影院、见外面日头依旧灼烈,巨额票房背后的隐忧也早就浮出地表——中国电影市场已然茁壮到……碰上了“天花板”。

六百亿这事果线世纪进入到第二个十年之后,我们已经太习惯于一系列线性增长的“惊人数字”。拿电影这块儿说,从一开始的一年一破,过渡到一季一破、一月一破,再到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总量在冲破百亿元门槛后,向着千亿元的“钱”程高歌猛进。这些P逻辑意义上的桂冠恐怕已引不起国人的体验。

去年年底举行的首届文娱大会统计,一方面,截至2018年11月,年度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单银幕产出、单座收益、场均人次、场均收益等数据均创2014年以来最低值,平均上座率不足12.5%,已上映电影过七成票房不足1500万;另一方面,2018年上映电影数量达到史上之最,全年共上线亿大关的,也不是大体量贺岁档国产片,而是《海王》《蜘蛛侠:平行》等原来很难在12月出现的引进电影……

其实早在前几年,中国电影票房就已经进入到了增长的极限区间,两个关键领域已然“触顶”,一个是今年高达“500+”的数字所代表的影片数量;而紧随其后,第二个跑不动了的,是大为饱和的院线产能。

中国电影市场的增长,与40周年来,城市化以及商业地产的开发近乎同步。不玄乎地说,电影票房急速增长的过程,也极为微妙地并肩于国内房地产的爆发。

从2008年开始,中国的商业地产进入到“”式的发展阶段,每年商业营业用房新开工面积迅速提高至2亿平方米的台阶;与之同步,2012-2017年国内也新建了近6500家影院。在哪?据岛叔负责任的调查,这些影院的建设基本“下沉”到了县镇级——随着商业地产向三、四线城市特别是县级市的渗透和下沉,影院数量、屏幕数量已然膨胀至顶点。

当然,我们可以说过去几年影视圈常常提到的“小镇青年”是中国电影不容小觑的新兴观众增量;但随着“小镇影院”的高速扩充,如是增量难免被大幅稀释。从2008年到现在,票房风光背后,上座率与观影人次的“无显著增加”,也就不足为怪。更重要的是,未来,随着中国城镇化速度步入到平台期,即使再有影院肯“入坑”,票房总额也将跟着上座率与观影人一道,不会有多大的改观。

必须说叨个事实,很长一段时间内,如今的中国电影票房数字会是一道稳定的,国内电影市场也即将全面碰到天花板。

但触顶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褪去,很多“本来面目”与发展前也就清晰了起来。

站稳了百亿区间并向千亿门槛迈进的中国电影,这些年来像是复制了P发展模式的老,通过放大渠道来增加市场规模红利。粗放的规模与产能的壮大,也刺激了各冗余资本争相入场。在银幕故事之外,又上演了另一番相。

比如岛叔以前聊到过的,前些年不断高涨的票房下,“票房冠军”的门槛在几年间就由三五亿暴涨到数十亿级别,这种甜蜜愿景自然受到了资本市场的热捧。但凡一部影片取得了票房佳绩,相关投资方便可以在股票市场等金融领域大快朵颐。

从前期筹备、拍摄,到后期制作、宣发,一部影片在面世的全过程中所需的全部资金,都可以被打造成标准化的理财或信托产品进行融资,包括非议的P2P模式。总之是,电影所代表的部分文化产业已经不乐观地、被过度金融投机所撬动。

早一点如《叶问3》的买票房事件,对,你没看错,“买票房”的目的,就是使相关利益方在资本市场获得丰厚回报。打个比方说,如果能5亿票房,就可以在资本市场获得10亿的回报,那相关利益方就是自己借钱,也要去把那5亿票房买下来。

而随着2016年夏天证监会叫停了上市公司在影视、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的跨界投资,原有模式已行不通,发行方因制作成本过高的压力就开始“另辟蹊径”。

就说去年的爆款《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就出现大量集中退票的“异常情况”。这其实也是利用了现有院线模式的漏洞:院线产能过剩后,同质化竞争致使各类院线在消费环节作出取悦观众的调整,比如允许退票、改签。相关发行方瞄准缺口,在影片放映前通过互联网售票平台恶意刷单,制造所谓的“口碑”。

11月,发布了最严限薪令,要求演员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随后,爱奇艺等6家公司发出联合声明,又给明星的片酬划出了5000万的红线月起,在霍尔果斯,这个2014年才建市的边陲小镇,上就开始出现了大量公司注销的信息。

中国电影市场由增长时代步入到存量时代,一方面是“热钱”不再,另一方面则是优胜劣汰、内容为王的出场“良机”。

11月26日放映电影资讯 »

在一座山间小城中,一对低配劫匪、一个落魄的泼皮保安、一个身体残疾却性格彪悍的舌女以及一系列生活在社会不同轨迹上的物,在一个貌似平常的日子里,因为一把丢失的老枪和一桩当天发生在城中的乌龙劫案,从而被阴差阳错地拧到一起,发生的一幕幕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诞喜剧。

盛夏,炎夜。一车七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 一条漆黑又看不到出口的隧道……进入的隧道后,车子却永远开不到尽头。经过重重实验, 他们依然无法获知原因。莫名出现的人以及突如其来的事件,被困在未知角落努力的神秘女子,和隧道一样让人不安的,是每个人在中逐渐的另一面。在与中,逐渐浮出水面……

《无敌王2》从电玩世界来到了广阔、未知又激动的虚拟网络世界,而互联网世界能否经得住?电玩游戏王拉尔夫和调皮女孩云妮洛普冒险前往未知的网络世界,寻找可以修复《甜蜜冲刺》游戏的组件。他们需要在网民们的帮助下在网络世界中不断前行,在这过程中他们遇到了热门网站BuzzzTube的核心人物——充满企业家的耶丝小姐。

盘点影视剧中的几位“妖女”赵丽颖占一大半高圆圆太吓人! »

在影视剧中除了正面人物以外,人物也是很重要的,有的呢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坏,就想一切美好。而有的呢,天生就是反派,但心地还是很善良的,没有被所污染。而最后一种最让疼了,他们本身是善良的,因为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心态才发生了转变,但内心深处的善良还是存在的。今天呢,小编带大家来盘点一下影视剧中几位“妖女”。温馨提示:如有补充,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赵丽颖在《花千骨》中饰演上古妖神花千骨,原来的小骨有可爱的糖宝,天下最美的杀姐姐,还有孟玄朗等好朋友。她可以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的,但就因为她是妖神这一点就要抹杀她所有的存在,而那些爱她的人也大多因她而死。这些因素压在一起引发了小骨的黑化,但最后她也没有舍得对蜀山的任何人动手,而是对白子画下了一个最的。也对呀,我的小骨头那么善良又怎么会害人呢。

蔡徐坤与依海影视经纪合同纠纷二审开庭 双方就是否解约未达成一致 »

近日蔡徐坤与上海依海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经纪合同纠纷案二审在上海市二中院开庭审理。上诉人依海影视提出继续履行合同的请求,被上诉人蔡徐坤代理律师当庭表示,不同意继续履行合同,希望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据了解,蔡徐坤与依海影视经纪合同纠纷从2017年8月30日立案以来,经历4次庭审,双方代理律师重点围绕蔡徐坤与依海影视签订独家经纪合同是否应当解除展开激烈的辩论。2018年10月29日,上海市静安区作出一审判决:原告蔡徐坤与被告依海影视于2015年11月17日签订的《演艺娱乐事务独家经济合同书》及2016年6月签订《之补充合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

一审判决认为:蔡徐坤与依海影视签订独家经纪合同及补充合同均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有效,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均应依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依据经纪合同约定,甲方(蔡徐坤)单方面提出解除合同,需向乙方(依海影视)支付提前解约赔偿金。且原、被告签订的合同内容牵涉面较广,涉及多种法律关系,亦牵涉人身,不宜强制履行。故原、被告签署的经纪合同及补充合同可以解除。

在二审庭审过程中,双方代理人围绕合同是否应该解除以及蔡徐坤演艺收入的70%是否应当支付给依海影视展开辩论。

依海影视(上诉人)代理律师表示,一审法院判决所依据经纪合同条款是针对违约而设立的,依此条款认定被上诉人蔡徐坤有单方合同解除权,显然是认定错误。同时,本案中的经纪合同可以继续履行,一审法院所谓的“人身依附性”不能作为法院解除合同的理由,所谓的“缺乏信任”不是合同法的享有合同解除权的事由。此外,在整个合同履行期间,上诉人依海影视提供资金和机会,安排蔡徐坤去韩国以及在上海戏剧学院进行了长时间的艺人专业培训,2016年10月中旬安排了他的“出道”演出,并安排蔡徐坤多期节目、参加多场演出,举办歌迷见面会,以及对他进行网络宣传、通告等宣传、扩大他的演艺影响的有关活动,蔡徐坤今天的人气和演艺名声与依海影视前期的投入密不可分。随后上诉人代理律师还当庭提供了新。

蔡徐坤(被上诉人)代理律师认为,2017年初依海影视已无法为艺人提供专业稳定的支持,无法履行经纪合约,从2017年初开始双方已经没有任何合作基础及继续履行合同的客观条件。且本案一审中,上诉人曾变更诉讼请求。对于上诉人代理律师提交法庭的新,被上诉人代理律师不予认可。综上所述,蔡徐坤代理律师不同意依海影视的上诉请求,希望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该案当庭并未作出判决。之后记者就本案联系了蔡徐坤的代理律师,对方婉拒了采访,仅表示会尊重法院的判决。

近年来,青年艺人与经纪公司对簿公堂的案件时有发生,艺人公司未尽到培养责任,公司则认为艺人在获得公司培养的机会大火后,自立门户,艺德,娱乐行业争纷引起社会极大关注,而对比法院审理的多起艺人解约案件后可以发现,对于经纪合约属性认定问题,现在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

2016年12月,唐人与蒋劲夫经纪合同纠纷案终审判决结果公布,法院驳回蒋劲夫解约唐人合约请求,判定蒋劲夫经纪合约仍属唐人,并赔偿唐人损失二百万元。对比此前艺人与经纪公司产生合约纠纷,判决结果多是允许解约、艺人赔偿违约金的案例,此次法院判决唐人与蒋劲夫经纪合约继续履行,在国内尚属首例,而业内人士也表示,此案的判决结果有可能对此后类似合约纠纷案件具有指导意义。

此前召开的“艺德回归,新时代娱乐界诚法研讨会”上,以蔡徐坤解约一案作为案例引发各位专家讨论,中国民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表示,根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解除合同一般有三种情形,即协商解除、约定解除以及《合同法》94条中的解除情况,而蔡徐坤解约一案并不符合这几种解约情形,属于违约。

市影视娱乐会常务副会长刘承韪介绍,2009年之前,大部分的法院裁决都认为经纪合同是委托合同,如需解除合同,则适用于《合同法》94条第五项,即违反法律的其他情形。而2009年之后,出现了演艺合同源于经纪合同,是混合性或综合性合同的提法,演艺合同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委托合同,因为它包含了委托关系、培养训练及后期一系列的宣传推广活动。所以在成为综合性合同后,任意解除权的可能性就不存在,只能选择协商解除、约定解除和解除,也就是说通常情况下经纪公司有违约行为,或者是有根本违约行为,才能解除合同。责编:妍分享:推荐阅读加载更多

影视资讯郑业成在象山影视城与粉丝庆生 低调敬业拍摄新戏《鹤唳华亭 »

8月26日下午,正在象山紧张拍摄的大型古装连续剧《鹤唳华亭》片场,演员郑业成迎来了他的25岁生日。午间休憩时间,《鹤唳华亭》剧组为郑业成送上了精心准备的鲜花与生日蛋糕,祝他生日快乐。郑业成亲自切蛋糕分发给剧组工作人员,并预祝由他参演的《鹤唳华亭》一切顺利,成功大卖。

象山影视城新产品新体验!抽取幸运粉丝探秘体验此次应援活动。当日有近百名郑业成的粉丝从全国各地赶到片场探班,向这位他们喜爱的演员送上温馨的生日祝愿。8月的午后阳光晒得片场炎热难耐,粉丝则贴心地为剧组工作人员准备了点心与饮料,既与在场所有人共同庆祝郑业成的25岁生日,也让工作繁忙的剧组更添一份关心与情意。

大型古装连续剧《鹤唳华亭》自开拍以来一直在象山紧张拍摄,郑业成进组参演的消息此前也一直保持低调至今。今日恰逢郑业成生日,为了不影响拍摄进度,就选择在剧组午休时间与大家共度一个简短而温馨的生日。他说,“这是我第一次在片场过生日,感觉很特别。虽然今天的片场庆生简简单单,但我想应该把更多时间留给一部好作品的创作,这或许才是送给自己25岁生日最好的生日礼物。”

电视剧《鹤唳华亭》改编自同名小说,由原著作者雪满梁园亲自操刀编写剧本,杨文军执导,讲述了储君萧定权为国天下孤身犯险,收付交于国家自己背负千秋而死的故事。

自此,郑业成正式公布了继《颤抖吧阿部之朵星风云》和《盛唐幻夜》之后的最新作品,即大型古装连续剧《鹤唳华亭》。据悉,目前剧方尚不便透露更多关于郑业成此次参演《鹤唳华亭》的内容,但毋庸置疑的是,敬业的郑业成在剧中的表现一定又会让人眼前一亮。这次到底又会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呈现在观众面前?让我们一同期待。也祝郑业成25岁生日快乐,继续给观众带来更多精彩的影视作品。

参加活动不仅可以体验见到爱豆,粉丝们还可参与体验象山影视城天天泼水节、小火车片场游、魔术、杂技、场景剧等更多精彩演出活动。粉丝们大呼过瘾,不虚此行!象山影视城剧组扎堆拍摄,继续关注我们,一起追星一起high~~

郑爽杨幂郭珍霓江铠同 演过经典角色明星 »

由企鹅影视出品,权香兰担纲总制片人,汪悍贤、刘永爱担任制片人,韩曾光、刘江执导,尼坤、李沐宸、王霏霏、王子睿等联袂主演的都市职场爱情轻喜剧《勇往直前恋上你》已定档12月27日独家登陆腾讯视频。[详细]

告别来临之际,小仙儿成长,周笔畅、宋茜温情寄语,郑恺也暖心鼓励“你让我印象最深刻”。虽然小仙儿遭到淘汰,但我们也从中看出创始人与浓浓的“师徒情”,与间真挚的友谊。[详细]

节目中,周笔畅调侃闺蜜杨幂“不争气”、吉克隽逸意外秀方言,还有“Disco女王”张蔷惊喜现身,看点多多。最后还被吉克隽逸吐槽:“不知道为什么,她出了一趟国,啥也没学到,还不让人问”,逗得观众捧腹大笑。[详细]

在上期《梦想的声音3》中,JJ林俊杰“破落王子”改编经典凄美情歌《》,不仅迅速成为梦声总榜第一位歌曲,更已连续一周巅峰榜·流行指数前三位。不断挑战、不断“进阶”的林俊杰,每一次的Live都让人惊喜,即将的2019年“圣所”巡演相信定会再…[详细]

《古剑奇谭》热播后李易峰一炮而红,新剧《盗墓笔记》也是吸引了无数眼球,这个出道多年的“新人”的后续发展值得所有人关注。好男儿出身的井柏然,最近凭借《相爱穿梭千年》而引起极大关注,近几年多次出演大制作电影的井柏然,前途不可限量。[详细]

近日,形象大使周迅为品牌拍摄的一组时尚写真,迅哥儿独特的个人气质在奇幻的光影下散发迷人魅力,迷幻又摩登。[详细]

湖南卫视《流星花园》 “菜寺场”几经波折见线年烟台冬季惠民车展在国际博览中心落幕

“网红”翻译谷大白话被指侵权 明星新书遭差评 »

中新网客户端1月8日电 (袁秀月)“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这是电影《阿甘正传》里的经典台词,饰演阿甘的好莱坞著名演员汤姆·汉克斯恐怕不会想到,自己的第一本小说集《天才打字机》在中国2.2的豆瓣超低分。

并非是因为他写得太差劲,而是因为这本书的——谷大白话,陷入了翻译著作权的争议。

谷大白话是微博上有名的脱口秀,从2011年起,他开始听译美国深夜秀节目并在微博上发布,因翻译精准、较为本土化而广受好评,微博粉丝数达1200多万。

2017年,谷大白话作为嘉宾参加《奇葩大会》,高晓松还称:“我经常收到一些在美国的朋友给我发来的谷大白话的翻译,他们跟我说即便是美国人看了都觉得很有趣。”

然而去年11月份,谷大白话前团队工作人员“a土人”却在微博称,谷大白话近三年视频绝大多数为自己译制,而谷大白话本人非常忙,偶尔只做一两个。

1月4日,“a土人”再次爆料,上个月出版的汤姆·汉克斯的小说集《天才打字机》,中译版署名虽然为谷大白线个短篇故事中,他仅翻译了一篇内容,然而自己却翻译了其中的11篇,其余5篇由其朋友翻译。但署名上,谷大白话成了主要,自己却被标为了助理。

去年11月底,“a土人”与谷大白话结束合作关系,后听说《天才打字机》即将出版,她便主动与谷大白话沟通,并提出了署名。谷大白话当时答应解决署名问题,但之后并未与她继续沟通。而最终出版的《天才打字机》上的署名方式也未经她和其他同意。

“a土人”认为,这与谷大白话此前的承诺不符,也不是一种严肃、有效的署名方式,并希望自己和其他能够以合理的方式得到应有的署名。

7日,对此次翻译风波,谷大白话也通过微博回应。他称,由于是想跟朋友一起做事,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口头协议,同时也承认是自己的疏忽。不过他强调,视频署名的问题并非自己土人,而是一开始就说好的。

他还表示,由于没时间,所以把《天才打字机》外包给了“a土人”,她又找来两位朋友帮忙,谷大白话支付了比市场价高的费用。

对署名一事,他说是自己想得比较简单,以为还是视频翻译类型的合作,所以没仔细考虑。

谷大白话称,“a土人”来沟通署名时,自己也跟出版社联系了,但由于美国和中国的审批流程已经走完,没法这样操作,所以只能以“助理”的形式补充上去。

然而,这样的回应也并未平息争议,就连《天才打印机》中译版受到波及,近七百名网友在豆瓣给这本书打了1星。

7日晚间,《天才打字机》的出版方中信出版集团通过微博回应,由于该书署名存在,将暂停该书的销售,并保留进一步追究的。

谷大白话也说,已与出版社达成共识,自己承担书籍召回的费用,所有稿费也会交给“a土人”和她的朋友们。同时,谷大白话的署名将去掉,让“a土人”和其朋友们跟出版社重新签合同,重新走出版流程。